有声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无梦天书在线阅读 - 第10章 紫菊残夕

第10章 紫菊残夕

        第10章紫菊残夕

        在绵延相连的草木灌丛中盲目地移动,早已失去了方向。我只知道黄杨木的尽头是茶花,茶花则连着火荆。火荆有很多的刺,我不想被扎得呲牙裂嘴,终于犹豫着停了下来。正当我茫然无措的时候,后颈被人揪住,我啊地惊呼一声,身子已离地而起,眼前陡然一亮,一条满脸麻点的大汉正像瞅着一只小鸡般朝我嘎嘎怪笑,转头对庭院上方道:

        “夫人,捉到了,是这小鬼儿吧?”

        “放开我放开我!你这个坏人,坏人!!”我浑身使不着力,只能依样地乱扑腾。且听前方传来一个不冷不热的声音道:“放下他!”

        话音刚落,我咚地一声降到地面,摔得眼冒金星,差点又哭了出来。昏昏绰绰中,一个熟悉的声音唤着我的名字,将我拥进怀里:“没事了,没事了宝宝!别怕,没事了!”我不信地抬起头,却见正是娘亲欠疚地察看着我脸上的伤,为我摘去头发上的草屑。

        “哎呀,姐姐,你看全是一场误会呀!我回头就替你收拾杜珠儿那小蹄子去。我叫她去接你们回来,好饭好菜侍候着,她居然敢----她居然!”

        庭头台阶上慌慌忙忙地跑下一个锦衣华服的妇人,正是爹爹新娶的二娘林氏。她一面怒气冲冲地数落着杜珠儿的不是,一面半嗔半笑地来到我面前,拖长声调道:

        “哟,是宝宝吧?哎呀长得可真像姐姐呀。龙额凤眼,剑眉高鼻,瞧那小嘴儿俏得更胜了姑娘家的。就是这小脸儿气色差了点,白得怪叫人心疼的。快快,来人啊,给宝少爷拿点跌打药啊什么的来,查查身上有没有伤着。”

        她胡乱支使着乱成一团的仆从侍女。不停地向我们母子示好。娘望着她巧笑倩然的模样,先前的疑虑消散净尽,心头的重担陡卸,居然禁不住激动得掩面轻泣。

        “好了,好了,都过去了。全是一场误会嘛!姐姐来,快带宝宝一块儿进去吧,这座听雨楼空了好久了,我刚在叫人打扫着,以后呀,你和宝宝就住这儿。后面就是我的屋,我们姐妹以后就可以常在一块儿啦!”二娘一面搀娘起来,一面又吩咐左右道:

        “来人哪,快吩咐厨房,送宝少爷最爱吃的酒醇圆子来。大奶奶他们一定饿了!”

        “林夫人-----你---”我和娘“被迫”坐在了干净畅亮的厢厅里,娘显然有些不知所措,抱着我一再地从椅上站起。而我更是像在梦里般恍恍悟悟,骤然地大起大落,让我不敢相信眼前轻易得来的幸福。

        “嗳,姐姐您这还见外,我比你小,你就叫我子兰吧!”二娘根本不想让娘主动说一句整话,抢过话头来说得涛涛不绝:

        “您就安心住下吧,我保证,再也不会有人敢亏待你们,害得你们逃出去了。府里的人不知情,把您们当贼捉,这------这你看是闹得哪门子笑话,真叫人羞也羞死了!”

        她皱起眉来,将今天发生的一切都归结为一个让人羞死的误会。娘也就不好说什么,既来之,则安之,在娘看来,还有什么比眼前这结果更好的呢。

        “那---相公他---”娘惘乱半晌,方才记起了正事般问起爹。二娘拍拍手道:“姐姐别急,老爷他这会儿上衙门办差去了。晚上回来,我们在掸花亭那边摆个小家宴,当作为姐姐和宝宝接风,怎么样?”

        “那----那便甚好!”娘终也挑不出什么毛病来,只得应允了她的安排。二娘立时喜笑颜开,不停地吩咐下人们干这干哪。

        我看着那些忙碌的身影,心里突然感到一种无措的不适。呆望着二娘总想从她的眼神,从她的笑中找到些什么。

        很快,刚做好的酒酿汤圆送来了,二娘陪着我们母子吃,边吃边对着娘说话,我记不分明她们说了些什么,只记得自己迷迷糊糊趴在桌上开始瞌睡。娘连忙将我抱起,我实在是太累了,很快便睡熟了。

        醒来时,已近黄昏。安静的小楼,精致的梨花木床,温柔美丽的母亲的笑脸。我起身来一把搂住娘的脖子,感到了从未有过的满足。

        娘轻轻拍着我,喃咛道:“宝宝醒了?以后,娘全这样天天陪着他入睡,看着你醒来,再也不让你过担惊受怕了日子啦!”

        我窍喜着这一切的幸运和幸福,这般迅速地降临在我身上。孩童对母亲依赖的天性和对殷实家境的虚荣彻底迷醉了我幼小的心灵。我不知道该如何表达此时的兴奋,只是闭着眼,将娘的脖子抱得越来越紧。

        夕阳洒进这座小楼的时候,带来了满院甜而微苦的菊花香味,我趴在楼栏上,看着楼下庭院里大团大团争奇斗艳的紫菊花心痒难搔。

        趁人不备,我溜下楼去,匆匆折了一枝半开的紫菊带回楼来。俏皮地凑到娘跟前一本正经地望着她笑道:

        “娘,你猜猜,我给你带来了什么?”

        “是什么?”娘是看着我从庭院里跑回来的,却故意装作很好奇的样子斜眼睨我。我咯咯笑着向下挥手,示意她蹲下身来。然后,在夕阳掠过楼栏的刹那,我把那枝紫菊插在了娘的发髻边。

        金黄的斜晖,紫色的花朵,组成了一幅美丽的图画。我眯着眼痴痴地看着,突而对娘道:

        “娘,你长得可真美!就是这件衣裳太脏了,要是能穿上二娘那样漂亮的衣裳,简直就像仙女一样了呀!”

        “宝宝!小小孩子,不许调笑你娘!”娘假嗔着曲起中指,用力刮了一下我的鼻子。在我不知所以的怔愣中,幸福地笑了。

        这也许,是我生前最最幸福美好的一刻!谁也没能料到,恶梦,早已跟着美梦而来------